首页 > 娱乐 > 综艺  >  正文
亲,暂时无法评论!

【武侠】江湖客栈(18)

图片发自App

文/秋月醉

第十八章 追兵

颐和的眼里,忽然射出一种兴奋的光芒,她伸手抚摸着我的脸,说道:“遇见你是我这一生的福份,大哥,来生不知我有没有缘分做你的妻……”说到此处,纤手猛地从我脸上滑落,头一歪,终于香消玉殒。

我按照颐和的心愿,将她放在船上,让她随着船只顺流而下。为了避免她被人打扰,我拆掉了船桨,将船底凿穿。

我看着船只载着颐和的尸体渐渐远去,只好将悲伤暂时收起,因为有人连悲伤的时间都不想给我。

“让你们久等了!还动手吗?不动手的话我可要走了!”

我话音刚落下,江边芦苇从里便冒出一个个的黑影。清一色黑衣劲装,浑身上下湿淋淋的,脸上带着花脸面具,和昨天的盐帮帮众装束有很大的不同。所以,我一时有些难以确定他们到底是不是盐帮的人。

不过,有一点是肯定的,那就是他们对我不怀好意。

他们出现的很及时,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,因为我很需要他们,很需要他们来发泄我心中的怒火。

我不想多说废话,所以我直接出手了。

离我最近的一人措不及防,被我一拳轰进了江里,骨骼断裂的声音让我的耳朵听得非常兴奋。紧接着我又朝第二人杀去,那人双手举刀横档在胸膛。我一拳砸在刀面上,刀面砸在那人身上,紧接着那人也吐血飞进江水里。

这个时候周围的黑衣人都反应过来了!全都不约而同地挥刀向我杀来。

我不退反进,反冲了过去,迎着他们的刀光。

“住手!”突然,黑衣人中走出一个白发老者,面具虽然很大,但我一眼便看出他很老。不过,我并没有因为他年老而轻视他,相反,我开始凝重起来。

这是一个高手,这种压迫感我只在一个人身上感受过,那便是大师兄,而我上次输给了大师兄。

周围得黑衣人全都停下脚步退到一边,自动分布在我的周围。

老者上前两步,开口问道:“就是你杀了我们盐帮帮主?”

“没错!”我懒得否认,因为那没有任何意义。

“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你可同意?”

“当然同意,动手吧!”

“呵呵!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!我是说你要陪我们一个帮主,你可愿意做我们的帮主?”老者呵呵一笑,打了一个手势,立刻有一名黑衣汉子跑过来弯腰蹲下。

“什么?我没听错吧!我杀了你们的帮主,你们不找我报仇,居然让我去当你们帮主?”我掏了掏耳朵,我怀疑它欺骗了我。

“你没有听错。”老者摔了摔袍子坐下。

“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帮派,我可没什么兴趣。”我摇了摇头很果断地拒绝了他。

“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好的待遇的,你当我们盐帮是过玩家家的吗?我是看得起你,觉得你还不错,至少比被你杀死的上任帮主要强一些。你可以考虑一下,不过要快哦!我老人家的耐心也是有限的!”老者坐在那张人肉椅子上,继续劝说,看起来似乎很有耐心的样子。

“多谢厚爱了!请――”我说完做出一个请赐教的动作,我虽然没把握打赢,但想要逃走还是很有把握的。所以,我也没把老者的威胁当成一回事,打不过就跑,我可从来都不是一个好面子的人。

“不识抬举,你还没资格让我亲自出马,天狼,你去教教他如何做人。”老者回头说了一句。紧接着一个头戴狼头面具的汉子应了一声,朝我走来。只见他脚步沉稳,走路带风,一看便知道是一个下盘功夫练到了极致的高手。

我仔细打量着来人的穿着,衣服大体一样看不出什么区别。但他的面具却比较特殊,和那老者的龙头面具类似,明显和周围的花脸面具不同。如果我没有猜错,这应该代表他在盐帮中的身份。他应该和老者是同一等级的身份,当然,老者是他们的老大,很明显,龙头不就是老大的象征吗?我再次仔细地在人群了扫视了一圈,除了那个带龙头面具的老者外,再没有发现有人带类似面具的。我不由松了一口气,看来今天主要的敌人就是这个天狼和那个老者了!

“对面的小子报上名来,老子从来都不杀无名之辈。”天狼在我对面一丈的地方站定,对着我大喝一声。

“大言不惭!”我冷哼一声直接出手,一拳向天狼轰去。这就是我的套路,我比较喜欢先下手为强,我认为打倒敌人才是最重要的事,其他都无所谓。

“找死!”天狼见我不理会他主动出手,仿佛受到了天大的污辱。居然,不躲不避,也一拳向我轰来。

“呯!”

针尖对麦芒,两拳相撞,我站在原地没动,天狼连续退后三步才稳住身形。

“你也不怎么样嘛!”我嗤笑一声,毫不留情地打击他。

“找死!”天狼再次向我攻来,不过这回不是拳头了,这回攻来的是脚。

我早就看出天狼下盘功夫了得,自然不敢大意。我脚步一错,整个身子向右横移两步,刚好避过天狼闪电般的一脚。然后转身果断打出一拳,天狼见我拳头轰向他的后背,忙向左闪避,可惜他快,我比他更快。

“呯!”

一拳正中天狼左臂,他惨叫一声,左臂耷拉下来,已经被我一拳给轰的脱臼了!这还是他闪避的及时,不然这一拳就轰在他后心了!

我并没有因为天狼失去战斗力而停手,这可不是比武,生死搏杀之中决不能有丝毫的心慈手软。我紧接着又是一拳,轰向天狼的脑袋,这一拳要是打中了,天狼就算不死,也必然昏厥过去。

“呯!”

我“噔、噔!”退后两步,这才发现自己的拳头并没有击中天狼的头部。天狼已经退到一边,那个戴龙头面具的老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场中。刚才那一拳我打在了老者的拳头上,准确的说应该是我被老者一拳轰退了两步。

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

热门标签:,暗黑龙戒指,暗黑血统 滚球bug,暗夜玫瑰sp,昂达vx610w时尚版,昂趣站,敖骨打的副官,袄比到,傲风19楼,傲天修神录,奥迪互动培训平台,奥根塔勒,奥拉星霸羽灵者

注:除标注本站原创外,其他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 请联系邮箱 71-62-94-35@qq.com

朝阳新闻-优质的内容都在这里致力于资讯传播,希望建立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,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备案号:申请者

联系我们|lyhcxwc.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