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社会  >  正文
亲,暂时无法评论!

体验十级分娩阵痛的那个男人

作者:叶往

那天,朋友问我这个世界上有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感同身受,一个人真的能理解另一个人吗?

我说扯吧!哪有什么真的感同身受,理解包容就是感同身受。可是刚说出口,脑海中的小人拿着狼牙棒使劲抡了我一下,“你小子忘了?你见过的,就那男人,你给我好好想想。”

被小人这么一打击,我才想起那对夫妻。当时我在妇产医院工作,整天拿相机整个楼乱跑。

拍女人的肚皮,拍抱在怀里吃奶的宝宝,要不是白大褂护体,旁边的男人肯定会揍我一顿,他看我眼神越是凌厉,我越要坦坦荡荡。

全世界都认为我耍流氓,我就一定要觉得这是工作,就像霓虹闪烁的深夜站在门口的女郎一样,童叟无欺,一夜欢娱之后,生活还是要继续。

我在医院看见过很多场景,孕妇体检、四维彩超,每当看到女人鼓起的肚皮斑纹尽显的时候,我就有一种难言的恐惧。

肚皮像气球一样,我害怕的不是它突然爆裂,而是控制不住,到处乱飞,最后缩成一个憋着的皮囊瘫软在地上,没有一点生机,这是我最恐惧的事情。

看惯了气球的气定神闲,就见不得它逃之夭夭。

医院每天都会上演很多大戏,哭闹着打胎的,检查保胎的,一家三口变四口出院的,还有拼尽全力也没有保住一个孩子的。

我看着那个孕妇坐在地上,眼泪哗哗地往下滴,三次流产之后,她仿佛了苍老了三十岁,旁边的男人蹲在地上揪着头发,突然站起身来,大吼大叫,踢倒饮水机,搬起凳子朝一群护士跑来。

主任跑到校长的办公室里,急切地说:“几万块钱嘛,给他,别影响咱们营业。”校长一根烟抽完之后,拿出一万扔在主任面前。

“再要就报警!”

主任又跑到大厅,和几个保安一起抓住男人,狠命地把一万块往他的裤裆里塞。“别喊了啊,这些钱给老婆买点补品,你老婆习惯性流产,我们也没办法,快回去吧!”

男人看见这一沓人民币,疯狂地再一次扑向主任,场面混乱之时,一个瘦弱的男人挽着胖胖的女人走了进来,远远望去像桌子上的油条和筷子并在一起,直立起身,摇摇晃晃着走来。

我一时觉得很好笑,还有这样的夫妻,真是太不般配了。他们趁着混乱的场面,男人张开细长的双臂,环抱着胖女人,绕着侧门,紧张地来到导医台。

“我们预约了医生,今天过来检查。”

一个护士慌忙跑上前去,把胖胖的孕妇接入电梯,我对这对夫妻很感兴趣,突然想到《功夫》里的包租公和包租婆,紧跟上去看看吧!电梯关门的前一秒,我抱着相机挤了进去。

来医院三四个月,我对医院的护士还是不够熟悉,不像同事那样花言巧语、懂得讨好女孩子,所以四个人在电梯里很尴尬。

我口不择言,慌乱中看着孕妇的肚子指着说:“肚子这么大,几个月了?”那个孕妇看着我开心地笑了笑。

“八个月了,过来做做彩超和胎心监护。”旁边的男人抢了话,他长相老实,白白净净地,不经意间也笑一笑,那种笑是苦笑,应该是照顾孕妇够辛苦吧。

六楼很快到了,男人继续扶着老佛爷一样的女人走了出来,我站在身后,拍下这滑稽的一幕,忍住没笑。

女人就这样被护士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撑了进去,他终于长出一口气,坐在椅子上,我走了过去也坐下来:“大哥,照顾孕妇很累吧!”

“累,当然累啊!”他说话的时候眼睛四处捉摸不定,悄悄地给我说着。

“不过,生完孩子就好了。”他抬起头看了我一眼,眼神中又带着一些兴奋。

我看他不怎么愿意说话,便起身拿着相机去拍女人的肚皮。

胎监室内,女人们一个个裸露肚皮,仪器中胎儿的声音“咕咚咕咚”在响,比开水沸腾的声音更大更有力。

我把注意力还是放在胖女人身上,她的肚皮大的惊人,甚至遮住了乳房,好像吹到极限的热水袋一股脑复吸到肚子里。总之,那是我见过最大的肚皮。

女人开心地看着我,仿佛自己要生的是哪吒,和别人就是不一样。我一问医生才知道,她生的是双胞胎。

“可是,这也太胖了吧!生的了吗?”女人走后,我对医生说。

“是有些胖,可是没关系,再胖孩子还是要生的,不过困难点。”医生若无其事的样子,让我浮想连篇,这样的一个女人生孩子的时候,该是什么样子啊!

时间一晃而过,不到两个月,瘦男人就和胖女人提前来到医院订房间准备住院。我看见他们的时候,他们比上次热情很多。

“来啦,快生了,这几天营养要跟上啊!”女人还是微笑着,虽然胖,但是看不出有什么凶悍的地方,反倒有一种富贵相,很有涵养。

男人悄悄地对我说:“这十个月真他妈长,等了好久了,生完孩子我们都轻松一些。”说实话,我有些同情他,照顾这样一个老婆,付出的精力肯定是超乎常人的。

“累吗?”我再一次问他。

“累啊,但是快熬出头了,马上就是四口之家了,嘿嘿……”不知怎么的,我一想到四口之家的样子,夫妻一人抱一个孩子,那样的场景竟然不是温馨,而是幽默。

“老婆一直那么胖吗?”我终于忍不住,想起自己一直的疑惑。

“不,不是的,她以前很瘦,也很漂亮,还是大学生呢。”男人说这话的时候,不觉露出得意之色,不过马上脸色暗淡下来,像突然被人识破犯错的孩子。

又过了几天,我们坐在一起闲聊,他才开口说了自己的情况。

“我是个农民工,在饭堂后厨打杂认识老婆的。她那时候大三,在餐厅里和男朋友吵架,餐厅人很少,他们吵架却很大声,越吵越凶。

那个男的发疯一般咆哮,我看不过去,过去劝架却被挥了一拳,当时冲动直接把一盘米饭就扣在了他头上,后来我半年的工资被罚,也被餐厅开除,在校外跑快递,从那时起认识了老婆。

她不胖,还很可爱,我就疯狂追求,没过多久,我们就在一起了。”

“这件事在学校传遍了,甚至当地媒体多次跑来采访,都被我拒绝了。可是老婆这边就很不好过,学校的同学们都看不起她,人家都是傍大款,你找个快递员当男朋友,白读了这么多年的书。”

“她很好强,对别人言语很在意,经常还会发帖回应别人的质疑,甚至在网上和别人争论。

渐渐地她被很多人谩骂攻击,最后心垮了,得了中度抑郁症,整天呆在房间里不出去,大四毕业论文都没写,就这样没毕业就和我在一起。

我赚的所有钱都给她买了药,她淡出了别人的视野,状态慢慢恢复,体重也由于药物作用快速增长,她变成了一个胖女人。”

“毕业那会,我和半年时间变胖的她一起来到她的老家,上门求亲。她的母亲看着我们不停流泪,父亲伸手就过来挥了我两拳。

他面目狰狞地对女儿说:‘要他还是这个家!只有一个选择。’老婆选择了家。我看着她难过地流下了眼泪,然后起身离开的时候,她朝我笑了笑。”

“回到老家之后,我继续摆摊卖水果,和她再无联系。可有一天,他的父亲带着神情恍惚的她来找我。

看见我的时候,把她的手放在我的手心,塞上几万块钱起身离开,就这样她成了我的老婆。那时候的感受好像是一块巨石砸中自己,然后躺在棉花上,很痛很舒服。”

“后来,老婆就怀孕了,抑郁症时常会发作,但每次我都在场,可以确保她平安无事。

她病情稳定的时候,很善良,常常会笑,还跟我讲孩子生下来取名字要简单好听,连我这没上学的人都能听出来意思是什么!

我开心地说‘好!’”说到这里他嘿嘿一笑,表情很疲惫,但是很幸福。

几天之后,我就穿着手术服扛着相机进了产房,医院征得男人的同意之后,只允许我一个人进去。

进入产房后,女人没有认出“一身装备”的我,但看到我手中的相机她浅浅地笑了笑,双手抬高做出一个拍照“咔嚓”的样子,然后就闭上眼睛不再说话。

时间没有过多久,女人似乎睡熟了,几个男医生翻转过她的身体,牢牢按住她,把早已准备好的麻药使劲地往她的腰椎里刺。

我看到她惊惶的眼神直直地盯着前方的药水,汗水不断缠绕眼眶、模糊眼睛、攻击鼻翼、湮没脸颊……

我很惊奇地是她没有叫出来,没有河东狮吼,没有歇斯底里,只有汗水和坚定的坚定的眼神能代表她很痛苦。而针管在腰椎上扎了很多眼。

等到翻转过来的时候,感觉她已经筋疲力尽了。她就这样平静地望着天花板,我看着医生一刀一刀划破肚皮,切开子宫,取出两个婴儿,冷静地缝上针…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汗一滴一滴地流,我也不知道自己拍了什么,很长的一段时间就呆在原地看着这个面目表情的女人,喜得贵子、喜得千金,龙凤胎!

还没结束我就走了出来,实在忍受不了里面血腥的场景,女人的肚子里原来是这个样子,像马路上被倾轧过的母猫一样,让人恐惧、敬畏和忍不住干呕的难受。

男人在外面不停踱步,看见我出来,紧张地围上来,出于职业习惯,我没有说最终结果,只是说:“肚子破开了,取出俩孩!”

我看见他激动地流下眼泪,拍了拍了他的肩膀,转身回办公室撰写新闻稿,标题已拟好:200斤孕妇生出两娃,XX医院再次震惊全省。

那天出院时,各地媒体报道了他们,女人走路还是那么慢,男人开心地扶着她,院长和董事长一人抱一个孩子,站在各界媒体面前点头微笑,抛头露面总是领导的专利。

很快,我的毕业论文快要写完,马上就要离开这座城市,满是不舍,医院恰好周年大庆,我们要策划一个很隆重的孕妇活动。

和以往的送奶粉、学插花、做扇子、吃粽子不一样,这一次要玩真格的,我们去省会城市专门搬来三个最新仪器:分娩镇痛仪。

策划的活动形式可以说是简单粗暴,就是角色互换,让男人体验孕妇分娩的痛苦,谁坚持到时间最久,就可以拿走10000元的现金奖励,这个消息不胫而走,在小城炸开了锅。

策划总监摸着油油的头发,圆盘似的脸露出诡异的笑,他的愿望就要达到了,大城市不起眼的活动,在小城绝对会成爆款,1万元不过是一台手术的费用,但是引起的轰动绝对是大能量。

这场活动就这样拉开帷幕,几乎没有准备推广,都是愿者上钩,但是从反馈来看,绝对是爆款。

女人们想让自己的丈夫试一把,这样就能够感同身受,更爱她们一些。男人们什么都挑战过,就是没有试过女人生孩子,其他的男人女人们都是来看热闹,“人无我有,人有我奇”这句话正好能说明问题。

活动当天,果真人山人海,我早就给设备充好电,全程记录这些“猛男”们是如何从阵痛一级,挑战阵痛十级。

报名参赛者三十人,自己的老婆站在身边拿着手机准备记录老公的英勇场面。而红线外面有八九百人,把医院大厅围得水泄不通。

所有的护士医生站在楼上窃笑,仿佛在说“让你们体验一下是对的,生个孩子你以为是吹气球呢!”

领导几句寒暄无聊的话之后,活动就正式开始,只有三台机器,分三组进行,有的人自告奋勇,跃跃欲试跑上去,没想到四级就捂着肚子下来。

全场唏嘘声一片,都在嘲笑他:“算什么男人!”但是他们不知道,近乎一半还没来得及参加的人早都混进了人群中自动放弃了,他们连看都没勇气看下去。

剩下的十多个人,有的是五级、有的人是六级,还有遗憾的是七级级,捂着肚子杀猪般嚎叫,这一叫让许多人吓破了胆不敢尝试,越到最后越考验人的心理素质。

一轮下来,成绩最好的算七级。第二轮只有六个人上场,其中的几个人也不过五六级的样子,肚子挺挺,痛一下就捂着肚子和拳击场上求饶的姿势一样,败下阵来。

真正坚持到最后的只有三个人,这下刚好,三张床上一张床睡一个,全场人把自己的期待都留给了他们。

第一张床上躺的是一个身材敦实的中年人,看得出来经常干重体力活,第二张床上是一个健身教练,块头很大,身体很结实,第三张床上是一个黑衣服的人,我眼睛离开单反仔细看了看,才发现是那个男人,他怎么会在这里?

现场的呼声越来越高,起哄者比比皆是,比赛正式开始。

一级,很平静,健身男开心地笑了下……

二级……肚子跳了几下……

三级……肚子明显很有规律地跳动……

四级……快速跳动,全身有触电感……

五级……六级……身材敦实的男人败下阵来……

七级……健身男咬紧牙关头往后顶,脖子上的青筋凸起,脸憋德通红。

八级……健身男痛得难以自持,像黑猩猩一样使劲锤着自己的胸膛,身体里好像有巨大的能量亟待释放出来。

他愤怒地看着隔壁床上的瘦小男人在缓缓地扭动着身体,眼神更加犀利,但还是被疼痛瞬间消亡,他想挑战下自己:加一级!

九级的时候,两个人都不说话,头发早已浸湿,健身男像一个在老师面前犯错的小男孩一样小声啜泣,鼻涕横飞、但不能哭。

那瘦弱男人则像一个老者吃面条一样,嘴里慢慢蠕动着什么,两个人就是不吭气,10秒、20秒、30秒之后,健身男终于抵不住压力,大吼一声,任他的老婆怎样鼓励都不起作用。

这样看来,令所有人吃惊的是,瘦弱男人竟然坚持到了最后,取得九级的好成绩。

当主持人准备宣读成绩的时候,瘦弱男人示意了一下,他准备挑战十级阵痛,听到这个消息全场哗然,都在议论纷纷,主持人一瞬间也觉得不可思议,再次确认之后,他决定让瘦弱男人坚持30秒就算通过。

十级阵痛是从一级缓缓往上加,很快速地就到达了九级,主持人看着他缓慢地读下十级并开始倒计时。

这时男人像被盯在十字架上受刑的犯人一样,撕心裂肺般绞痛,他白净脸上的汗水也变得浑浊,全部流进了眼窝。

眼睛模糊着,双手死死地抓住床上的桅杆,呼吸沉重有节奏,忍受着倒计时,他很少叫一声,听见的只是喘息,和空洞的眼神,仿佛痛苦已经麻木了自己,所有的痛苦都不是问题。

倒计时不知过了多久,终于结束,全场鸦雀无声,最后才掌声雷动,男人笑了一下,闭上眼睛,像睡着了一样。

一周之后,男人来医院领奖,精神状态很好,我看到他先拍了张照片,然后高兴地说:“恭喜你啊,第一名,拿奖金准备做什么呢?”

男人淳朴一笑:“买奶粉给老婆看病啊!”

“你老婆抑郁症还没好啊?”当初不是快好了吗?

“是快好了的,可是又得了产后抑郁症。”男人笑了笑,仿佛这病无关紧要,他早已能够承受一切。

他领完奖没有停留就要匆匆离开,我追到门口问他一个问题:“那天你为什么要体验十级啊?你已经赢了。”

他停了下来,想了几秒钟,慢慢地说:

“因为我得走进她心里,和她一起。”

(图片来自网络)

作者简介:

叶往(公众号“叶往”):一个征集原创真实故事的倾听者,你的故事,我都愿意听。

——END——

每周三、周六,

跟我们一起窥探平行世界里的人和故事。

关注公众号“平行生活实录”。

热门标签:,seqingwuyetian,105数字商城,19ffff,bdhzyh,mimibibi,qq20012官方下载,tokyo hot n0661,ca4143,32mm pm,lol宝宝李慧玲,luanlunwenxue,wevs韩国队

注:除标注本站原创外,其他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权 请联系邮箱 71-62-94-35@qq.com

朝阳新闻-优质的内容都在这里致力于资讯传播,希望建立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,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备案号:申请者

联系我们|lyhcxwc.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